枕石

抛书人对一枝秋

笑别

       晚上公司开年会,他赶到的时候已是第四个节目,抬头看见叶子一身红白舞裙混在舞动的人群里,腰给一尾莹白腰带束得不盈一握,是将倾的垂危。同事迎他入座,越过一群笑脸他看见一颗颗漆黑眼珠子浮出红灯绿影,排成某种肃杀的阵,阵眼是叶子翩飞闪烁的裙裾,影影绰绰困他在其中头疼不已。闭上眼睛还是波涛汹涌的红,一浪接着一浪拍得震天响,他皱着眉没辙。音乐终了,台上一众女孩子鞠躬谢幕,叶子蹦蹦跳跳下台来,坐到他旁边挽他手。我今天好不好看?她起身转个圈巧笑嫣然,昨天戚姐给我选的裙子说这颜色衬我肤色,我也不大懂这些,你觉得怎么样?他仍是头疼,点头的时候脑子里像是落了个铅块,一下下从内里砸得他眼冒金星。叶子殷红身影可劲儿晃,幻出十几个影子来,是叶子要和他玩猜哪个是真的的游戏吗?他向模糊伸出手去,叶子牵住他的手落进他怀里。耳边谁的调笑回声不断,你们感情真好啊,认识这么多年啦什么时候结婚?到时候记得请我去吃酒席啊!他没法一个个回应,只记得一个劲儿点着头,好好好好好好,叶子在他怀里咧着嘴笑,丹唇贝齿素蕊红花,盛开着盛开着像是撑不破的花苞子,忽然破开露出两双獠牙,上下牙齿牵连几根血线,越来越接近几乎要挂到他脸上。嘶——他推开叶子一个人冲到外面去,脚步声嗒嗒嗒追逐着,越跑越快越是追的紧。他在酒店反光的大理石墙看见叶子的面影,叶子、叶子!叶子一步一步迎面向他走来,叶子!他叫得撕心裂肺,双手不住地颤抖,叶子……你……你的脸呢?石头里的叶子雪白面影上是一片空白,花也没了,血也没了,空落落几尺红布料罩着具人形石雕。你怎么啦,刚才喝醉了吗?一个叶子从身后拥住他,像哄一个小孩子那么温柔地呼唤他的名字。他只听见她两颗声音从头顶滚落下来,你说什么,叶子?你是不是在喊我的名字?我不记得了,你再说一遍,我叫什么名字?求求你再说一遍!她的声音于是簌簌流过他耳脉,可他什么也抓不住,你在说什么?

       他在墙上看见雪白根茎撑出一朵红花,没有嘴巴,声音是从哪儿来的?叶子呢?我呢?我在哪?叶子,叶子?叶子不说话。他紧紧抓住她的手像抓一场将醒的大梦,动摇之间宁死不舍。今天生病了吗?怎么啦,我们要不要去医院看看,这边空气不太好我们出去好好走走……叶子还在说什么他却听不清了,她的声音徐徐飘远终于烟消云散。他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沉默,压在他心头颇有些分量,叶子?他呼唤道,头垂下来看见自己手捧一颗新鲜的头颅。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