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石

抛书人对一枝秋

【坤农】太平记 一

*开南高中扛把子坤x一中扛把子农

第一章 斜阳

直到傍晚,蔡徐坤才看见隔壁新搬来的邻居长什么样。

是个孤伶伶的少年。被落日的余晖推进院子,顶着锅盖头,一双眼睛笑得弯弯的,看起来像十二三岁的小孩子,直到人走到跟前,蔡徐坤才发现他竟然比自己还高上一些。

少年同他鞠了一躬,抬起头来仍是满面的笑意,开口道:“你好,我叫陈立农,一中的学生。今天刚搬过来,以后请多指教。”

蔡徐坤也回礼介绍:“蔡徐坤,开南的。”左右看了看四周,又问道:“你是一个人过来住的吗?没看见你爸妈。”

“我一个人来的,这边离学校近一些,”陈立农摸出钥匙开锁,接着推开门,“你要进来坐坐吗,我出去的时候蒸了饭菜,可以一起吃。”

“不了,我自己也做了。”

“这样啊,”他神情倒也看不出什么失望,仍是笑道,“那你也回去吃饭吧,我进去咯。”

蔡徐坤点点头。

第二天上学,蔡徐坤出门时候恰遇见陈立农,对方正踩上单车,双肩书包只背了一边,嘴里叼着块抹了红色果酱的面包。

“小心点骑啊。”他随意招呼了一句,陈立农回过头来,依旧是弯弯的一双笑眼,点点头便骑着车走了。蔡徐坤锁上门,往同样的方向去。

经过的第二个十字路口的路牌上分列出一中和开南,他看了半晌,继续往自己学校走去。

教室似乎弥漫着某种不同寻常的气氛,同学们难得坐得安静齐整,他放下书包,一侧头发现身边的范丞丞咬着笔盖,眉头紧紧地皱着,似乎陷入了某种沉思。

“怎么了,今天这么压抑。”

“啧,”范丞丞头也不抬,“一中的来找茬,高一有几个小孩被打伤了。”

“一中?一中什么时候这么来事了,作业不够多吗。”蔡徐坤颇感奇异。

“说是之前那个领头的出事了,几个小孩子争扛把子没收住。”

蔡徐坤嗤笑。

“一中小孩这么无聊了啊,不过说起来,之前领头的就卜凡吧,人高马大的能出什么事。”

“说起来其实还蛮好笑的,”范丞丞面无表情,“他要好好学习考大学了。”

“噗——”

这件事说大不大,却也不能坐视不理。放学后蔡徐坤跟着准备去找场子的几个小学弟到后街,准备在万一出事的时候帮一手,没想到这边人还没到齐,一中来的几批人已经在内战了。

蔡徐坤独自坐到街边奶茶店门口远远地看热闹。

“卜哥原来待我们多好大家都心知肚明,你他妈自立门户要不要点脸?”

“不要脸的是你吧,原来大家跟着卜哥就属你最殷勤,卜哥不来了你第一个在底下骂他,别以为老子不知道。”

“够了,”这一声喝出来压得空气都凝重了许多,“找那些借口装什么,既然大家都不服就出来打一架彻底解决了。”

却迟迟没有人第一个出手。

蔡徐坤在奶茶店的凉棚底下撑着脑袋,打了个哈欠颇感无聊。

“这样吧,大家人都差不多,打群架乱七八糟的也难服众,就单挑,谁他妈不服自己上来。我今天就第一个站在这里了!”

话音未落,开南这边人也齐了,一大伙小孩拥过去,竟然也显得气势汹汹。

“一中的,昨天的帐现在就来算算清楚,你们动了我们这么多人,总得给个说法吧。”

“谁叫你们的人不长眼,自己垃圾被打了能怪谁?”

“卧槽你有种!”

开南领头的小孩握着拳头便冲向一中说话的人,对方也毫不示弱,捏着拳头两人便拧在一团,两伙小孩也逐渐扭打在一起,一中几拨人硬是团结起来一致对外。

惨叫声和脏话嗷嗷不绝,街边好几家铺子出来人,站得远远地看热闹,倒是习惯了这场景。

因为人数的关系,开南这边弱势不少,蔡徐坤叹口气,正准备上去要个面子,却见一中一个领头的接了个电话,又把电话陆续传给另外几个人,几声“停手”响起来,一中这边逐渐脱离战局,不一会儿便是两边人喘着气,好几个挂了彩。

“昨天的事随你们怎么算,”接手机的人说,“反正我们就当这事过去了,再来烦人就别怪我们手重。”

开南的人还来不及说话,一中那边的人却急急忙忙撤了,显然那是通很有意思的电话。

蔡徐坤深感无趣地摇摇头,也不管自己学校的小孩了,兀自往回家方向走。

在开南和一中的岔路口碰见并肩同行的邻居和卜凡正道别。

那个比自己还高上半分的邻居和卜凡撞了下拳头,又极大力地拥了一下,在据说身高一九二的卜凡怀里显得颇为娇小。卜凡那张乍一看凶悍的脸上满满是温柔的笑容,让蔡徐坤看得甚至有些恶汗。

邻居笑得和早晨一样地甜,笑成月牙的眼睛自带幸福感。

卜凡在陈立农的目送中往回走了。

也就是说。卜凡是特地把陈立农送到这里的。

蔡徐坤懵了。

作为一个十七年来直得不能再直的直男,他第一直觉竟是这两人的关系不太正常。

蔡徐坤不知道自己该质疑自己,还是怀疑眼前这两个人。

评论(7)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