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石

抛书人对一枝秋

【坤农】太平记 二

*开南高中扛把子坤x一中扛把子农


第二章 春风

“你和卜凡玩的挺好的啊。”

回家路上的闲聊里,蔡徐坤随意插了句。

“你认识他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提及了自己的好友,陈立农的笑容更灿烂了些。

“我们算是玩的挺好的了,今天他来这边买东西,顺路就陪我走到这边。”

“这样,”蔡徐坤点点头,“他在我们学校挺有名的。”

“凡哥确实,见过的人都很难忘记他。”陈立农推着的单车碾在路上,花叶发出零碎的声音,“长得这么高大,人却和善得不得了。”

蔡徐坤脑海里是学弟们之间流传的卜凡一打十八的传闻。

“我第一次见他时跟他鞠躬,他受惊似的还了我一鞠,我不知道怎么办好,鞠得就更深了。他也跟着,最好我俩都趴到了地上。”陈立农谈起回忆,声音都染上了笑意,“后来我才知道,这边的学弟是不用和学长鞠躬的。”

“你是转学过来的?”

陈立农的口音确实不同寻常,有些台湾腔,又好像杂糅着别的什么。

“是啊,高中才来这边的。我在台湾长大。”

紫藤花从沿路的院墙里探出头来,蔡徐坤在一片淡紫里看见自家院子,陈立农门前干干净净的,还什么都没来得及种上。

陈立农顺着他的目光,啊了一声,苦恼道:“这边大家好像都喜欢在门前种花。我昨天还没发现呢。不过我不会种,这一路下来就我家门口什么都没有,看着也挺奇怪。”

“你要是想种什么,我教你。”

陈立农点点头,在院子里停放好单车,上锁。

“我早上留了饭菜,要不要一起吃?”他开门的时间再一次邀请道。

“不用啦,我妈妈在家。”蔡徐坤笑着说。

陈立农点点头,“那我回去啦。”

春天的风一天比一天暖和,蔡徐坤在自己的房间倚着窗栏,收到班上同学的简讯。

“听说一中那边稳了,卜凡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个高一的小孩,说以后什么事找他处理。那边好像都没什么意见。”

“先观望着吧,这人不找事就好。”

不过能压住那群桀骜的小孩子,那人显然也不是什么善茬。

一中和开南不和谐的关系保持多年,发展到蔡徐坤这届,大家都已经想不起两个学校不睦的根源是什么,唯独这一言不合就开打的秉性届届相传。

蔡徐坤身为一代扛把子,自然不能堕了开南的威风。

“应该比卜凡好打发一些吧,今天在后街我们人少,要是打下去肯定得吃亏,那边也没做绝。听说是接了个电话,那电话就是他打的。”

那时一中的人打得正上头,就算是蔡徐坤本人上去,不动手的话,也未必压得住少年人激昂的热血。

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能够仅凭借一通电话便避免了一场更激烈的群架?

蔡徐坤好奇之余,不免叹了口气。

小孩子啊小孩子,一个个怎么都这么来事。

他伸出脖子兜住窗外吹来的一束风,恬淡的香气总算让他愉悦了不少。

侧头看见隔壁窗户还透着茸茸的暖光。

他想起斜阳下少年弯弯的笑眼、面包上折射熹微晨光的红色果酱,单车碾碎花叶的声音仿佛风里的叶子飘摇的紫藤花。

要是高一的学弟们跟新来的邻居一样阳光乖巧就好了。

第二天,蔡徐坤没有偶遇阳光乖巧的邻居。

第三天,蔡徐坤依旧没有偶遇阳光乖巧的邻居。

蔡徐坤挂上黑眼圈的第四天,一干兄弟拉他去参加某人的生日会,包房里酒气浓重,他扒开疯疯癫癫的一群酒鬼走出酒店透气。

这酒店在城里位置算比较靠中的,对面便是大医院,绿化做的极好,空气呼进鼻子里,硬是没落着半点尘埃的浊气。

蔡徐坤心情舒畅了不少。

“诶,你怎么在这里?”

他听见打招呼的声音,回头便是两天没见的邻居。对方白色的口罩遮了大半张脸,仍是盖不住眼角病态的潮红。

蔡徐坤上前扶住陈立农,隔着衣服就感到这人潮热的身体。

“我没关系啦。”邻居仍是笑眼盈盈,眼睛蒙了层水气。

“怎么烧成这样?”

“前天头有点晕,以为请假睡一觉就好,结果没两天突然就烧重了。”

“怪不得这两天没见你。”

蔡徐坤送他向着医院的方向去,穿过斑马线、绿化林、病号楼,最后到了第七层的单人病房。

雪白的窗帘正被风吹得招展,窗外,一只雪白的鸟影掠过电线杆。

陈立农倚着床栏,认真地说了声谢谢。

“没关系。”蔡徐坤微笑道。

“你一个人在这边,自己还是要好好照顾自己,生病了万不要掉以轻心。”

陈立农点点头,摘了口罩的脸又红了几分,他弯腰欲松开鞋带,蔡徐坤却先他一步蹲下身。

“快休息吧。”

他扶着陈立农的腿让他整个人躺上病床。

待陈立农躺平了,蔡徐坤又给他捻好被角,听着呼吸声逐渐平稳,才又从床边起身。

走出去以后轻轻搭上了门。

评论(9)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