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石

抛书人对一枝秋

【坤农】太平记 三

*开南高中扛把子坤x一中扛把子农

第三章 浮云

周五,放学即放假。

又是聚众斗殴的好日子。

对于这种毫无意义的争斗,高三的学长学姐们早已厌倦了,然而高一的孩子们尚乐此不疲。通常情况下,高一群架结束后,吃亏的一方会叫来高二的学长帮忙,事态严重了,才会有高三的前辈们来收拾残局。

而这一周发生的事情,足以让高一的战争借此良机进入白热化。

当开南高一的头子黄明昊进入战斗范围时,一中的士气显然低落不少。

后街无人的巷子深处,猩红的火烧云洒落满地光辉,十六个身穿一中校服的少年抱团在墙角黑暗处,神情凝重。

另一边是以黄明昊为首的二十来人,雪白的开南校服仿佛被日光镀了金边。

“别怪你们手重?笑话,”黄明昊对自己没有参与的之前那场斗殴中自家人马的弱势显得颇为恨铁不成钢,“我们两个学校打架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以前你们拧一团和我们打平手就算了,现在一盘散沙地还敢威胁我们,怕不是脑子被猪啃了。”

他面相较其他人显得更稚嫩些,说起这种话来,竟显得有些可爱。

一中正处弱势,挂彩的已占了大多数,只抓紧了时间调整状态准备打下一波,对他这违和的表现不置一词。

黄明昊在寂静中咬了咬牙,恼羞成怒吼道:“停什么停,都他妈的给我打。”

那边一中的人脸色一白,也只得硬着头皮摆出招架姿态。

忽然间一声惨叫碍住开南人的攻势,只见一个雪白身影以一个狗吃屎的架势摔到两拨人中间,身体抖了两抖,翻过身来,额头上砸出来一片血迹。

众人的视线不禁汇聚到那人飞出的方向,只见一个黑漆漆人影逆光站在巷子口,什么模样看不大真切,只让人觉着身量高而瘦,站在那里便有种泰山岿然不懂的气概。

“都说了这事儿我们不计较了,你们怎么就是不听。”

他说话的语气带着些无可奈何,却是向着一中的人说的。

“今天我来这边帮你们不是说就站在你们这边,最多是看在凡哥的面子上给我们挽回点颜面。完了以后你们自己回去协商高一到底谁管事,省的组织乱七八糟的还被外校的欺负了。”

他分开开南的人群,身上黑色的一中校服才清晰起来。

好几个一中学生面露尴尬。

开南刚被他抛在身后的三个人迅速攻了上去。

他一个转身避过锋芒,借着来势让对方冲摔落地,反身几步分别踩上三个人的膝盖、腰部和手肘,让他们捂着伤处失去战斗力。

“找茬是我们这边的不对,那段时间卜哥准备退了,心情不好的人很多,脾气上来了学长们控制不住,对不起。”他看着黄明昊认真道歉道,鞠了一躬。

他的脸沐浴在向晚的霞光,明晃晃地让黄明昊眯起眼睛来也看不清容貌,只依稀看见对方带着笑意弯弯的眼。

“上次的事情今天他们也得到了教训。这段时间我们学校内部很多事情还没处理好,还麻烦大家休战一段时间。”他仍曲着腰。

黄明昊顿时生出一种有气没处发泄的感觉。

对方除了第一脚是偷袭了自己这边的人,后续动作都是正当防卫,而那第一击也是自己这边人要对他们动手。

正打算开战的时候,对方又莫名其妙礼数周全地道了歉。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对方这么礼貌。良好的家教让黄明昊无法再下一个动手的命令。

于是只得“草”一声,踢一脚巷子的砖墙,带着开南的人走了。

路上拨了个电话。

“范丞丞?”

“我刚后街打群架呢,碰到个一中的神经病……”

这边一中的仍是不甘。

“陈立农,你跟他们低头,好意思?”

黑衣的人转过头来,敛住笑容的神情显得有些冷淡:“总比被打得没力气还手的人好意思。”言罢又走到伤的最重的人旁边将对方扶起来,看着对方紧张得紧紧绷住的脸,又露出安抚的笑容,脸上带着似乎因刚运动过而留下的潮红。

有人心中一冷,有人心中泛起暖意。

被扶着的人脸上一片迷茫。

“好了,回去好好休息吧。”

蔡徐坤剪着庭院里的叶子,挂掉电话。

听说是一中一支不服新人管教的小孩子跑来找茬被揍一顿,又被一个没见过的人救了场。

按理来说黄明昊一个血气方刚的小孩子很难不乘胜追击,对方却不按常理出牌,在一众社会小孩中分外有礼貌。以黄明昊的家教和秉性,确实难以和人杠到底。

蔡徐坤有些头疼,本来以为自己这边有个黄明昊这样的小孩参与斗殴已经称得上奇葩,一中那边也来了个另类。以后的日子怕是无法想象了。

这边想着,院落的门被推开了,邻居拖着脚步走进门来,整个人仍是恹恹的。

蔡徐坤赶紧上前去扶住。

“哈——”陈立农先是叹了口气,拂落了蔡徐坤的手,“今天凡哥找我帮忙,没想到这么累。”

“你今天烧才刚退,还是得以自己身体为先啊。”

“谢谢你。”

陈立农走到自家门前,推门进去又回头道:“今天有点累,就不邀你吃饭啦。”

“你好好休息吧。”

蔡徐坤替他关上门,哼着歌回自己家了。

评论(6)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