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石

抛书人对一枝秋

【坤农】太平记 四

*开南高中扛把子坤x一中扛把子农

第四章 皎月

周末无所事事,夜里蔡徐坤收拾了写完的作业,正准备睡觉,拉窗帘的时候,瞥见隔壁一片漆黑的窗子。

一整天了,除了自家父母出门的声音,院子的没发出过一点声响,邻居约莫是没出门的。

前天在医院门口遇到他,对方扶在他腕间的温度又浮出体表,依稀还能触到骨骼的轮廓。

那潮热的脸仍带着笑,直到在病床上将睡着了,笑容才慢慢地消褪。

是该去看看了。

他敲门的声音空咚咚地响,半晌没得到回应。敲得急了,才听见一声低低的“来了”。

门从里边被拉开,邻居头发乱糟糟的,胡乱套着件长t恤,大概是在梦里被他的敲门声惊醒了。

“怎么了?”

蔡徐坤顿时有些尴尬。

该怎么说?担心你又发起烧来,半夜一个人呆着会病出事?对两个十几岁的男孩子来说,未免有些太矫情了。

这么想来,反而是明明担心着却不敢说的自己更矫情。

“大晚上闲着没事,出来转转,顺便问问你吃饭没有,”蔡徐坤打着哈哈,“应该没吃吧,刚起床?”

陈立农点点头。

“现在起来就吃了,你要不要……”他说着声音慢慢地低下去,“算了,你应该已经吃过啦。”

“没有!”

“啊?”他呆了呆,侧身给蔡徐坤让了条道让他进去。

“那就打扰啦。”

陈立农家里空落落的,除了必要的家具,连多数青春期的男孩子家里都有的装饰都难见,沙发上随意扔了几件衣服,陈立农捡起来堆到一边,打着哈欠请蔡徐坤落座。

开放式厨房比想象中干净很多,约莫是没怎么用的缘故。蔡徐坤有时候看见陈立农放在门口准备出门扔掉的垃圾,黑色的袋子很明显地勾勒出泡面盒的形状。

然而陈立农在厨房鼓捣了一番,捧出来的却也并非什么速食食品,热气腾腾的米饭和刚热的小火锅闻起来出乎意料地味道不错。

蔡徐坤帮着从消毒柜里取出碗筷摆上茶几,学着陈立农盘腿坐在地上,接过陈立农添好饭递过来的碗,从小火锅里夹出一片肉放进嘴里。

“好吃嘛好吃嘛?”

蔡徐坤在对方蛮是期待的眼神里点了点头。

“你会做饭啊?”

“我妈原来教过,怕我自己呆着会饿。”

“做的超级棒!”

陈立农开心地笑起来,眼睛笑成了一道弯月牙儿。

吃过饭蔡徐坤帮着要洗碗,陈立农让他坐下别动,自己收拾干净了。等到洗好碗了坐到蔡徐坤旁边,一看时间才发现已经快十一点了,眉毛便微微拧起来,神情犹豫。

“我们来打游戏吧?”

蔡徐坤发现了电视柜边的手柄,提议道。

“好啊,反正闲着也没事。”

一个关卡巨多的双人闯关游戏,两个人硬是玩到打最终boss,boss还剩下最后两格血的时候,陈立农的连招忽然断了,好在蔡徐坤反应快,迅速调整好走位打出最后一击,侧头一看,陈立农已经摇摇晃晃地睡着了。

“不是晚上才睡醒呢吗……”蔡徐坤无奈道,拍拍陈立农的肩,见对方困得睁不开眼睛的样子,便起身将陈立农背起,送他回房间睡。

背起来才发现,这人看着瘦,体重却也不轻。上这一段楼把蔡徐坤累的够呛。

灯一打开,卧室仅一桌一椅一床一柜的简洁景象让蔡徐坤无言半晌,好在凌乱的被子和桌上堆积的书给这房间添了点人气。

蔡徐坤一个松手,两个人一起栽到了床上。侧头便看见对方嘴唇微张的睡颜。那双弯弯的笑眼轻轻闭上,下垂的眼角使得陈立农那张看着极稚嫩的脸像只流氓兔。

于是他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捏了捏,入手柔软得出奇。

高中生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不设防。蔡徐坤默默评判,起身给他掖上辈子,掖到脖子的时候,才发现这人体温仍有些不自然的热。

虽说天气渐暖,仍没到一身短打的夏天。想起他今天这一身的松松垮垮,蔡徐坤不禁责怪自己不提醒他穿好衣服。

明明身体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发个烧却又反反复复好不了,到底是水土不服还是自己不会照顾自己?

深夜催人困。蔡徐坤想着想着,也渐渐伏低了身子。

认识没到一周,就和人躺在一张床上,他自己约莫也没料到。

大概是一个人太温柔,另一个又太没戒心的缘故。

评论(6)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