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石

抛书人对一枝秋

【坤农】太平记 五

*开南高中扛把子坤x一中扛把子农

第五章 车马

陈立农是在第二天中午醒来的,距离睡着并没过去多久,脑子里却涨昏昏的一团,怎么都想不起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茫然盯了天花板半晌,正准备起床的时候,才侧头发现了身边的蔡徐坤。

陈立农呆了呆,记忆这才陆陆续续地回到脑海。

昨天那把游戏到底过了没有?

印象中似乎打到了最终boss,连招的击打声还隐约在脑子里回荡,画面却模糊不清,最后应该有一声ko的,问题是这一声是真实存在的吗?

他以前和好多人打过都没通关呢。

陈立农用三秒时间理清思绪:游戏通关与否待定,游戏结束以后,蔡徐坤把自己搬到房间并盖上了被子,自己太困也跟着睡着了。应该就是这样的。

这样就太麻烦邻居啦。陈立农想着,觉得对方实在是个大好人。

此时,大好人就在他身边静静地睡着了,陈立农打量他的时候,不禁被他的睫毛吸引了视线。

手便不由自主地伸过去了。

蔡徐坤是被来自眼皮的瘙痒感唤醒的,睁开眼睛,见到迅速别过身子若无其事半个身体还裹在被子里的陈立农。

他揉了揉眼睛,嘴角的笑意静静地泛开。

“给我摸摸头。”

没等陈立农拒绝,蔡徐坤便撑起身体将手覆盖上对方的额头。烧总算是退了。

陈立农迅速拍掉了他的手,淡定道:“快起床了。”

却怎么都止不住笑弯的眼睛。

两个人打着哈欠下床,陈立农从柜子里翻出一包没拆封的毛巾丢给蔡徐坤,进了洗手间,又从洗脸架下取了把新牙刷给他,自己挤好自己的牙膏以后,牙膏也塞到蔡徐坤手上。

蔡徐坤看着自己手捧着的一堆哭笑不得。

“幸好我有备用的。”陈立农含着牙膏含糊着说。

蔡徐坤心想我就住隔壁,就算没有也没什么关系。心里却兀自开心。

一番梳梳洗洗过后,两个人继续坐到沙发上相对无言。

“准备干点什么?”

“我也没事干。”

“嗯——”

蔡徐坤提议道:“不然我带你出去逛逛?认认路啥的。”

陈立农点点头。

“那我先回家跟我妈打个招呼,你收拾收拾换换衣服。”

陈立农继续点头,送他出门。

俩人都没什么架子,在街上随便吃了顿午饭,陈立农提议找点好玩的地方,跟着蔡徐坤走到游戏厅门口。

陈立农扶额:“这就是好玩的地方?”感觉哪里都很常见啊,而且昨晚已经打了一晚上游戏。

蔡徐坤尴尬道:“我平常很少出来玩,偶尔跟同学出来,他们就喜欢来这儿。”

话音未落,一个突如其来的脖勾冲击得蔡徐坤往前踉跄了两步。

“哟bro!”来人是同班的王子异,后面还跟着范丞丞等一大波同班人。

“你们今天约出来玩?”

“是啊,打你电话没打通。”

王子异留意到一边的陈立农,陈立农也正看过来,懵懂的眼神亮晶晶的。

“你弟弟?”看着年纪还很小。

“我邻居。”蔡徐坤揽过陈立农,略微的身高差显得这动作有些不协调的可爱,“介绍一下,这我邻居,你们就拿他当我弟看。”

“你弟比你高哈哈哈。”范丞丞嘲笑道,被蔡徐坤瞪没声了,又向陈立农正色道,“我跟蔡徐坤同班,你直接叫我名字就行,范丞丞。”

陆续几个人也报了名字,陈立农微退一步,鞠躬的动作还没开始,被蔡徐坤悄无声息地止住了,陈立农恍然想起这边不用鞠躬,侧过头去看见蔡徐坤的笑脸,倍感温暖。

“我叫陈立农,你们可以叫我农(nǒng)农(nóng)。”不由自主的台湾腔让这个格外嗲的称呼显得没这么别扭了。蔡徐坤意外这个称呼,看见陈立农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想到这大概是小孩害羞便下意识的举动,

“好了你们先去玩吧,农(nóng)农(nong)刚过来这边我带他认认路。”

蔡徐坤在范丞丞促狭的目光里咳了一声。

一大波人道别后拥进游戏厅,蔡徐坤拉着陈立农落在后边,一边给他介绍:“这都是我班上的同学,平时傻的傻浑的浑,不用搭理他们。”

这评价让陈立农笑出声。

游戏币落到篮子里的声音啪啦啪啦还没停下,身后传来的一长串游戏币落地的声音又让两人回了头。

黄明昊站在柜台边,手中的篮子掉了。

看了陈立农一眼,退了一步。

看了蔡徐坤一眼,又退了一步。

陈立农笑着打了个招呼:“又见面了。”

蔡徐坤挑了下眉毛,对陈立农的见面表示疑惑,一边对黄明昊招招手邀请他一起玩。

黄明昊勉强地笑了笑,跑了。

“怎么这么皮。”蔡徐坤叹道,又问陈立农,“你怎么见过他的?”

“前天听凡哥说我们学校有几人在外面闹事,他那边学习挺忙的,我放学没事就过去看了下,当时他也在那,”陈立农向黄明昊离开的地方指了一下,“我给他道了个歉他就让我们学校那些人走了,人特别好。”

“哦——”蔡徐坤想,黄明昊脾气确实挺好的,虽然看不太出来。

算算自己接到电话的时间和陈立农回到家的时间,他大概就是黄明昊说的那个救场的人了。

“好在当时是他在。”蔡徐坤暗自松了口气。

“你说什么?”陈立农问道。

“没事,”蔡徐坤笑着,“走吧,你想先玩什么?”

评论(9)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