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石

抛书人对一枝秋

写评论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每次给别人的文章留评论都会特别忐忑,因为怕自己读到的和作者想表达的并不是同样的意思,也怕自己的表达能力不足以充分表达自己的想法。有时候是察觉到和作者之间巨大的思想层次之差,自己的鉴赏能力和思想境界还不足以达到与作者交流的地步,尤其是朱否太太和铁梅老师,这两位的文章是不需要我去评论什么的,单是从中阅读就已经受益匪浅了。
作为一个同样没事写些东西的人,其实也明白对文手来说,收到评论是多么令人快乐的事,若遇到真正认真读过自己文章的知音,而非单将其作为磕糖(这里也包括刀子)的存在,更是可遇不可求的幸事。可事实上自己也不能完全做到不将别人的文章当做糖来磕,写cp文本就源于对正主的爱啊。可还是会有一点自私的期冀,希望能遇到让自己写不出评论的文手,即使不在一个圈子甚至连对方所在的圈子都不认识,也能跟着她,以她的目光去见识世界。
我仍然希望收到评论,哪怕只是表达喜爱的只言片语或者单纯激动的“啊”,这也是更多时候我读别人文章的真实想法。只是每逢自己要留评论的时候,就会忐忑纠结,最后只是点了红心蓝手,什么话也说不出来。鲜少时候自己终于能多少写出一点评论,往往也会一边庆幸一边害怕着,不知道作者看见了会不会开心呢。
喜欢的文章很多,而文笔承载不了我的喜爱,我遗憾也快乐着,自己只是如此境界而世上有这样好的文章。我也仍会尽力学着写评论,若我有一天给您留下了红心蓝手却没留下评论,并不是不够喜欢,只是还在学习着怎样表达,请您原谅。
读到喜欢的文章,并有能力写出与作者心意契合的评论,这真是我所想最幸福的事了。

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