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石

抛书人对一枝秋

【洋农】春衫薄(三)

*校园au

*走向随缘

第三章

晚自习可上可不上,教室里人不多,但吵闹的声音不可谓不大。陈立农走进教室时,打闹的人群默默为他让了条道,该继续的嬉闹一样不少。

课桌上放了个蓝色餐布包着的盒子,打开一看,是个无比熟悉双层木质饭盒。他往教室后排的窗外看去,不出所料有个来来去去的蓝毛脑袋。

预备铃响了。

教室吵闹的声音低了些,陈立农打开后门走出去,看见蓝毛抱着双臂倚靠窗台,本就不太和善的脸上不耐烦更甚往昔。

“你干嘛去了,我在这等了半天。”

“刚进来的时候没看见你。”

“啧,你瞎。”

林彦俊见陈立农沉默,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正准备走的时候陈立农又开了口。

“帮我谢谢阿姨。”

林彦俊不耐地偏过了头:“不谢谢我?”

“也谢谢你。”

陈立农转身进了教室,正关着后门,林彦俊也跟着挤进来了,一直跟到陈立农前座坐下。他前桌已经走了。

陈立农当他不存在,把饭盒收进桌肚子里继续写灵超的试卷,林彦俊伸过头来认试卷上写着的名字:“灵——超——”

“你写这个管用吗,一个月下来能挣多少?我看你都瘦了。”

“够用就行。”陈立农继续写。

教室前边有几个人注意到林彦俊,窃窃私语渐渐蔓延到全班,陈立农听着不大对劲,抬头望了一眼,前排回过头去,教室安静下来许多。

“你要不要先吃饭,放到下课就凉了。”

“这还热着,上课吃会影响其他同学。”

“谁叫你下课不吃。”

陈立农没接话。林彦俊见他没什么开口的兴致,随手拿只笔转了起来,不知道第几次笔落地了,他看着陈立农头顶的碎刘海,还是忍不住低声找话道。

“你怎么越大越变样了,小时候胖胖的话又多,叫人看着就想亲亲抱抱,现在高了瘦了反而越来越不讨人喜欢了。”

陈立农知道他无聊,又不方便赶客,也就任他继续说。

“我住你隔壁的时候你还经常来找我玩,抱着我手就不肯放,要玩这样玩那样的,我一凶你你就可怜兮兮地看我妈,她还怪我不好好照顾弟弟,气的我想把你扔下楼。”他佯叹一声,“怎么自打叔……”

自打叔叔阿姨失踪后你就完全变了性子呢。

一夜之间长大,飞快地学会一个人生活,不再撒娇,也鲜少笑了。

他还是住了口,瞥一眼见陈立农没什么反应,写试卷的手抖都不都抖一下。

他继续转着笔。

陈立农将手底下那张试卷写完了,见林彦俊坐在那出神,将放凉了的饭盒取出来开始吃了。

“我妈让我好好照顾你。”

林彦俊又说了一遍。

“我知道,”陈立农看着他的眼睛说,“这周末我会去谢谢阿姨。”

我不是这个意思。林彦俊想说,但他只是烦躁地挠挠头,而后大踏步离开了。

教室的低声细语像蛇一样在耳脉游走。

“校草都来找他做生意啦,学霸就是不一样。”

“可能家境真的不太好吧……”

“真可怜啊。”

陈立农挑着饭盒里的菜叶子,略略出神。

窗外一个高个子男生大踏步路过,在后排窗户停了一步,目光穿过喧嚷落在陈立农脸上。

“陈立农!”木子洋喊他的名字。

陈立农抬起头来,木子洋挥了挥手继续走了。

他们都暗自在心里笑了一下。

……

第二天下午陈立农去画室找灵超还作业,还没走出教学楼,就被几个人堵在了楼梯拐角。

他起先还没注意到拐角有人,直到突然被绊倒,又摔在几个人包围圈中时才反应过来,手已经被抓在背后,只能维持半跪的姿势动弹不得。

灵超的试卷叠得整整齐齐,落到第二级台阶上。

他抬起头看为首那人的脸,只觉得极面熟,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那人却一把揪住他的额发,另一手猛然呼在他脸上,将下课时未来得及摘下的眼镜呼在了地上。

他懵了一下,又被扯着额发强行对上那人的脸。

“不记得我了吗?周六下午你可是挺狂的啊。”

陈立农听着声音又回忆了一下时间,这才恍然意识到这是和范丞丞一起出现在餐厅的那几位。当时说了那样的话的,一个叫李易,一个叫刘尔。

“有事吗?”

他忍着脸上的痛,皱眉问道。头上的力道更重了,面前这人五官扭曲。

刘尔将他落在台阶的试卷捡起来,似乎准备撕了,注意到上边的什么东西又停了手,将试卷扔回地上。

“没什么事,就想着你大概忙着挣钱,准备帮帮你。”

“说吧。”

身后拧着手臂的人似乎并不满意他的态度,在他腰上踢了一脚。陈立农一时乏力差点侧倒下去,又被拽着头发带回来。

“下周月考,我要你中途出来放答案,三楼洗手间门口有人接应,价钱不会亏待你。”

陈立农闻言不禁嗤笑出声:“不可能的。”

这件事若答应下来,不论成不成,他都逃不了干系。要是被学校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试探无效。李易啧一声,却也并不在意,转而说道:“我知道你不可能同意,那么换一个吧,你——”

“李易!”

楼下传来范丞丞的声音,所有人还没来的及反应,他已三步两步跃上楼梯。

“我到处问你在哪,还想问你去哪吃饭……”

钳着陈立农的手的人见他只顾着跟李易说话,赶紧松了手站到一边。

李易脸色一白。

陈立农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抚平衣服上的皱褶。

这阵势,傻子都能看出来是什么情况。

范丞丞沉下脸,冷声道:“你们这什么意思,谁能解释一下吗?”

李易腆着笑,伸出手准备拍拍范丞丞肩膀,被范丞丞一把甩开了。

“我们这不……请学霸帮忙呢。”

“你自己信吗?”

“打扰一下,”陈立农说,“请问我可以走了吗?”

“你……”范丞丞注意到他脸上的指印,眼眶有些发红。

陈立农从台阶上拿到试卷,将边角摊平了,又捡起眼镜戴上,这才要离开,在范丞丞身边稍点了一下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走出楼梯才发现外面天色已是金红一片,乍一望出去还有些发黑。他贫血一直不见好,再加上近来饮食作息的不规律,反而有些加重了。方才起身的时候更晕一些,撑着扶手下来,好歹看起来没什么事。

他用力闭上眼睛缓解一下,楼上传来的争吵的声音隐约可闻。

“我没用力,他脸上是李易动的手!”

“说的全是我的错一样,最开始提主意的又是谁?”

陈立农敲了敲脑袋,面无表情离开了教学楼。

……

“啊——夏天真好——”

陈立农走到画室门口时,听到一句绵长又惬意的感叹。

是灵超的声音。他大咧咧瘫在画室最靠里的长椅上,手上仍是昨天那本书,翻开着,也扣在椅子上边。

木子洋蹲在长椅边上的柜子前整理物什,闻言站起身来,用膝盖踹了灵超一脚。灵超啊一声,眼睛牢牢瞪住木子洋。

——陈立农停在画室门口时,就见到灵超流光溢彩的一双眼睛。

“我可以进来吗?”他敲着门。

木子洋回过身来,笑道:“直接进来就成,不用打招呼。”

陈立农将试卷递给灵超,得到对方惊奇的赞赏:“这才一天呢,大佬你这么快的吗!”

陈立农笑了笑。

“哎你别忙着走,”木子洋笑,“我妈给我送了好多吃的,我和弟弟两个人也吃不完,你要不要一起?”

陈立农礼貌拒绝了。

灵超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注视着陈立农的脸,注意到他脸上的指印,想问问,嘴巴张了张最终没有问出口,只看着陈立农告辞离去。

木子洋和他说着话,不知不觉送到了画室门口。

“你没事的话可以来找我玩啊,看这样子也知道,我们其实真挺闲的。”

“闲得举校文明,我当然知道。”陈立农思及各种各样的校园传说,此时对上真人,不由笑出声来。

木子洋注意到他眼镜后笑弯的眼睛。

“那什么时候就机会再会了。”

“好。”

木子洋想,这个机会来的很快的,就在周末,不出意外的话。

……

陈立农走在回教室的路上,猜今天应该不会遇到林彦俊。

林彦俊是他童年时的邻居,小时候两家人感情极好,即使在陈立农父母失踪后,林家父母也常常照顾着,甚至提出接他到自己家去。单论感情而言,林家一家都算得上是陈立农的亲人了。

然而陈立农和林彦俊感情却谈不上多好,小时候还行,两个人都长大一些后,一个性子越来越冷,一个性子越来越淡,来往便越来越少了。

但小时候的性格明明不是这样的。小时候的他们也一定没想过未来的自己会变成这样。

陈立农想着,其实自己的改变更多一些。

在教学楼门口,他看见林彦俊和一帮男生往篮球场的方向去,林彦俊走在人群最后,偶尔有几个人落下来同他说话。

如果陈立农上去的话,他们大概会避开。

回到教室,座位上又放了个蓝餐布饭盒。

这样也挺好的,陈立农想。

评论(18)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