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石

抛书人对一枝秋

【龙獒】瓜


张继科在阳台上种了一圈儿黄瓜苗,每天过了训练,他就守在黄瓜边上,看着小瓜苗们一天天长大。

这年春天尤为漫长,小瓜苗磨磨蹭蹭地长高,迟迟没有开花的迹象。

张继科着急得不得了,在饭桌上抱着一盘子拍黄瓜,还是将眉头哀怨地拧在一起,想着自己那会不会就此夭折的小黄瓜。

“也许,”王皓往嘴里塞了一大口鸡脆骨,神情凝重地跟他探讨这个问题,“也许是你种瓜的方式有问题。”

张继科耷拉着眼睛,回忆道:“我给它搭了漂亮的瓜架子,在阴凉天里撒的种子,给它盖了挡光的小棚子,留了每株瓜苗尺来长的生长空子,还一有空就给它捉虫子——肯定没有问题。”

“那肯定是天气的问题了。你知道,最近天都很冷的。”樊振东将盆里最后几粒米饭扒拉到一起,脸凑上去用勺子刮到自己嘴里。

“可是每年这个时候都是这样的。”

张继科半张着嘴,两眼无神,筷子尖无意识地戳着盘子,发出“笃、笃”的声音。

王皓和樊振东对视一眼,深深地体会到了张继科的悲伤——他拍黄瓜都吃不下了。

“要不……我帮你去问问陈玘?他下过乡,有经验的。”王皓试探着问道。

“不用了,”张继科面目呆滞,“陈玘满嘴跑火车,是个江湖骗子。”

……

许昕最近很惆怅,因为张继科的小瓜苗没有开花。虽然瓜苗开不开花和许昕一点关系也没有,可他还是不得不为张继科不开花的小瓜苗惆怅。

“大哥,咱能打起精神来不,就算你把你的小瓜苗看出花来,它也不会开……”许昕躺在床上,隔着门看见张继科站在不远处的阳台,被自己的口误堵上了嘴巴。

张继科一晚上守着他的小瓜苗,除了洗澡粘球板,他的视线就没有转向过其他的地方。

“我的小瓜苗会开花的。”张继科笃定地说,自己还附和着点点头。

“你的小瓜苗当然会开花……”许昕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只要它是一株健全的瓜苗,它就一定会开花的。就像只要人有一个人健全的脑子,他就一定能……”

“你是说我的小瓜苗不健全吗?”张继科打断许昕的话,两只眼睛回过来灼灼地瞪他。

许昕无语望苍天——花板,半晌才劝解道:“科子,你要知道人活在世上并不是只有眼前没开花的小瓜苗,还有很多现成的拍黄瓜。”

“许昕,你不懂的。”张继科认真地说,那双在夜里反射着手机光的眼睛明亮得吓人,让许昕无端生出一种背叛真理的错觉,“像你这样好吃懒做的人,是不会明白我们汗滴禾下土的艰辛的。”

“……”

张继科的小瓜苗还是开了花。

天气渐暖,黄色的小花儿星星点点地散落在葱翠的黄瓜叶上,像是一盏盏挂在江南巷陌间的小灯笼。

一天马琳溜了训练,见着阳台上开得暖洋洋的小黄花,摇头晃脑地吟道:“上联儿:黄瓜花开得可漂亮;下联儿:拿来炒个菜正好;横批:正合我意!”开开心心地扯下几把花,到食堂里借锅去了。

张继科训练完到食堂,看见马琳正夹着黄瓜花往嘴里送,好奇地问:“食堂这是新菜式?以前没见过啊。”

马琳从筷盒里抽出双筷子递给他,推着菜盘子到他面前,张继科尝了一口,觉得甜甜的挺好吃。

“你去看过宿舍阳台没?不知道是谁在那儿种了黄瓜,这几天开花开的可漂亮了,我寻思着它开那儿也没人看,就扯了几朵来炒……好久没吃到这么新鲜的……继科儿你怎么了?”

张继科拿着筷子的手抖了一下,筷子啪哒落在桌上,压低了声音问道:“你说这是阳台上的花?”

“是啊,怎么……啊是你种的?”马琳惊呼。

张继科掀了盘子转身就往阳台跑,看到那一架葱翠无光的叶子,只觉得自己真不是个东西。

……

马琳感觉很愧疚,除了道歉也不知道怎么办,就整天陪着张继科去鼓捣阳台的黄瓜藤。

毕竟是大厨,马琳对不少菜的种植还是有些心得的,没过几天,阳台上又开出来星星点点的黄瓜花。

这回张继科特地买了个牌子,标明了这是张继科种的黄瓜,再没人敢去动它。于是到夏末的时候,藤上已经结了好几茬儿黄瓜。水汪汪地挂在瓜架上,看着就让人起了胃口。

张继科对结出来的黄瓜十分慷慨,一结出来就给马琳送了好几个。马琳诚惶诚恐地接过来,也觉得自己当初真不是个东西。这却相当出乎王皓许昕等人的意料,张继科这苦苦种出来的黄瓜,原来就这样送出去了?

“好东西要和大家分享嘛。”

张继科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到了秋天,黄瓜叶子有些焉巴,他一边用轻松的语气向他们解释,眼睛看着黄瓜藤,却是含着几分忧虑的意味。

……

十月份的时候风已经很凉了,不再是种黄瓜的日子,几个没摘的黄瓜孤零零吊着萎焉的藤,张继科看着,将手轻轻地焐上去。

“要吃黄瓜食堂就有嘛,你整天惦记这个干啥?”许昕还是躺在床上,缩在被子里问他。

“你不懂的,”张继科用一种非常微妙的眼神看着他,显示自己作为一个朦胧派诗人特有的忧郁和深沉,“许昕,这就是爱呀。”

“……”

张继科小心翼翼的地摘下最后的两根黄瓜,黄瓜入手很轻很凉,他将它们牢牢护在手里,向宿舍走回去了。

……

十月二十日的早晨,马龙起床的时候,发现自己枕头边上放了根焉巴的老黄瓜。

评论(13)

热度(110)